撸神在线

警告:本站立足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禁止中国大陆及未成年人士访问本站!

在线电影
图片专区
小说专区
资源下载
详情页通栏广告上 详情页通栏广告上
首页 > 小说专区 > 古典武侠 > 大小喬姐妹和阿東的故事(四)

大小喬姐妹和阿東的故事(四)

4、絕色大喬


  話說自從孫策去世後,大喬熬煎得十分厲害,又不好去想別法,只得出來閒逛閒逛,藉此稍解胸中的積悶。這日下午,又約小喬一同到荷花亭上去納涼。二人談了一陣子,大喬坐在棠梨椅上,星眼少神,嬌軀無力,怔怔地望著荷池裡那些錦毛鴛鴦,一對對地往來戲水。她不禁觸景生情,深深地歎了一口氣,自言自語地說道:「草木禽獸尚且有情,惟有我鎮日價孤身一個兒,飛也飛不走。流光易過,眼見大好青春,一轉就要成為老媼了。到那時,還有什麼人生的真趣呢?」她說罷,歎了一口怨氣,閃著星眸,只是朝池裡那些鴛鴦發呆。大喬漸漸滿口怨詞,似乎白天好過,黑夜難挨。小喬猜透她的心理,暗道:「欲知內心事,但聽口邊言。她既然說出這些話來,我想一定熬不住了,何不將那阿東喚來,替她解渴呢?『她正要開口,猛地省悟道:」不好,不好,我假若將阿東讓與她解解悶,萬一她看中了,硬奪了去,那便怎生是好?還是不說罷!』她忽然又轉念頭道:「她與我本是姐妹,不見得就要強佔了去罷。我現在已經受用不少了,也落得做個人情,與她解解饞未為不可。『便向她笑道:」姐姐,我有一個人,可以替你消愁解悶。「

  「什麼?」大喬問。

  小喬笑道:「姐姐,我有一個丫頭,生得花容月貌,吹彈歌舞,沒有一樣不精,將她喊來替你解解悶如何?」她連連搖頭道:「用不著,用不著。」小喬笑道:「或者她可以解渴。」大喬笑道:「我的愁悶,斷非丫頭所能解的。」小喬笑道:「姐,我知道,所以教她來替你解悶呀!」大喬道:「不用了,謝謝妹妹。」小喬嗤地一聲笑道:「別急,我帶得來,你試驗試驗看,如果合適,便解解悶也不妨事的。」小喬說到這裡,不禁望著大喬嫣然一笑。

  大喬笑道:「你看你這個樣兒,又來對我做狐媚子了。可惜我是個女子,要是個男人,魂靈還要被你攝去哩!好,好,你且去將那丫頭喊來,讓我看看她有什麼辦法給我解悶?」

  小喬笑道:「好呀,你在這多待些,我這就去喊她來。」說著便起身回去。南園到府中約二刻鐘,現在半小時馬車的路程。小喬在車上閉目休憩,不一會兒到了,進了內室,只見阿東正與水姬在那裡說笑呢,見她進來,忙一齊來讓坐。

  小喬含笑對阿東道:「你的造化真不小,現在王妃指明要你去服侍她,這事卻怎麼辦呢?」

  水姬慌忙問道:「這話當真麼?」她正色說道:「誰來騙你們呢?」阿東大驚失色,一把摟住她,只是央告道:「千萬要請你想個法子去回掉她,我如果去服侍她,就不能再與二位姐姐歡聚了。」

  水姬道:「這可奇了,大小姐怎麼會要阿東去服侍她?不會是知道我們這層事?」

  小喬笑道:「癡妹妹!我們這層事,憑是誰也不會猜破的。」

  水姬道:「如此便怎麼好呢?」

  小喬說道:「事已如此,我也沒法去挽救,只好讓與她罷。」

  水姬急道:「夫人你忒也糊塗了,你也不細細地想想,這可以讓他去麼?」

  小喬笑道:「在你看,有什麼法來挽救敷衍呢?」

  水姬沉思了一會子,忙道:「有了,有了,此刻先將他藏到我那裡,你去對她說,就說他生病了,不能服侍,慢慢的一步一步來搪塞她。到了緊要的時候,爽性將他藏到病室裡去,就說他死了,她還有什麼法子來糾纏呢?」

  小喬笑道:「還虧你想出這個主意來呢,我倒不著急,偏是你和他倒比我來得著急,可見還是你們的情義重了。」

  水姬急得滿臉緋紅,向她說道:「夫人真會打趣,到了這要緊的關頭,還盡管嘻嘻不覺的,難道與你沒有關係麼?」

  小喬笑道:「癡丫頭,不要急得什麼似的,我告訴你罷,她再說和我是姐妹,我有了什麼事情,她還能來尋我的短處麼?要是她替我聲揚出去,與她的臉上有什麼光榮呢?」

  水姬道:「我別樣倒不躊躇,我怕她見了他,硬要他永遠服侍,你豈不是替她做了一個傀儡麼?」

  小喬笑道:「那也沒有法子,只她讓與她罷。」

  阿東急忙忙說:「我不去,姐,我不去,夫人你不要我了嗎?」

  水姬說道:「夫人既是這樣的說法,你就去罷,料想夫人此刻看到你,也不見得和從前一樣了。你去了,好也罷,壞也罷,還想夫人救你嗎?」

  小喬笑道:「你看這個癡丫頭,指桑罵槐的,說出多少連柄子的話來,到底是個甚麼意思呢?」

  水姬氣鼓鼓的說:「什麼意思,不過我替別人可惜罷了。你救不救,與我有什麼相干?」

  小喬笑道:「還虧沒有相干,如真有相干,今天還不知道怎樣地磕頭打滾呢?」

  水姬道:「本來和我是沒有相干。」

  小喬到這時,才對他們笑道:「你也不用急,東也不用慌,我老實對你們說罷,王妃並不曉得,倒是我提議讓阿東去服待她的。」

  兩人一怔。水姬道:「這更奇了!這層事,瞞人還怕瞞不住呢,偏是你自己招出來,這又是什麼用意呢?」

  小喬道:「自霸王被害,姐姐的胸中的積悶非是你我可以料到的。今天見了池中鴛鴦戲水,吐露出了白天好過黑夜難挨的心中秘密,你想她端莊如王母娘娘、
心靜如觀音菩薩,如今,唉……我怎能不極力幫她麼,所以我決定把阿東扮成丫頭去給她解饞啊。」

  阿東笑道:「這樣雖然是好,當中最吃苦的就是我了。」

  水姬向他啐道:「遇著這些天仙似的人兒,來陪你作樂還不知足,還要說出這些沒良心的話來,不怕傷天理麼?」

  小喬笑道:「這也難怪,他一個人能應付幾個嗎?」

  水姬笑道:「別的我倒不怕,但怕王妃得不甜頭,不肯鬆手,那就糟糕了。」

  小喬嬌滴滴面對阿東笑,回應水姬道:「不會的,我們兩應付他一個人,還覺得有些吃不住呢,我姐一個人哪裡還能扛得住這位大色狼呢?你快點將他改換成丫頭,我好送他去南園。」

  水姬連聲應道:「好的。」說罷,拉阿東坐下,開始化妝。

  小喬又向阿東說道:「你到她那裡,須要見機行事,務必使她滿意為要,千萬不要駭得和木頭人一樣,那就不對了。她的脾氣我曉得,她最相信活潑乖巧的,我關照你的話,你卻要留心。」

  阿東點頭答應:「保證教王妃稱心滿意的就是了。」

  小喬和水姬同時說道:「便宜你這大色狼了。」

  阿東忙說:「弟,決不會忘情二位位姐姐的大恩惠的。」

  稍後,阿東穿戴上女兒裝活龍活現變成了個俊俏的丫頭,便和小喬一道座上同一頂馬車直向南園而去。

  一路上阿東也沒閒,摟抱小喬,上面盡情親吻、下面用手指玩耍寶穴,小喬含羞地擺手道:「莫要這樣。」

  阿東對著小喬耳朵輕柔地說道:「姐,好姐姐,好夫人,好寶貝,好親親。」口中只是叫著稱呼,而二手一隻摸進衣服裡探到了她胸脯上,拿住一隻豐美軟彈的玉峰,稍稍用力握了握,只覺手掌都軟了;另一手撥弄著仙人洞。

  小喬又含羞道:「真是個我命裡的小冤家,一會就到了,想怎樣了?」

  阿東聽得心喜,道:「我現在只想這樣。」在小喬心蕩神搖間,迅速解下腰間的大紅裙帶,褪下裙子,掏出那早已怒勃的大寶貝來,只見肥若嬰臂,紅潤光潔,前端一粒寶球紅油油圓潤潤,巨如李子。小喬一見,不禁伸手在那紅彤彤的圓球上輕輕一捏,竟軟綿如剝了殼的荔枝果,再往下一捋,莖桿卻是硬如鐵石,且又燙又光,身子頓趐了半邊,不禁眼餳骨軟,春情氾濫。

  阿東胡弄了一會,又動手去解小喬的腰帶,小喬摀住腰頭,嬌喘道:「不能再亂來了,姐姐就這樣用嘴幫你去去火吧!」

  小喬勾著媚眼輕聲的說著,不管阿東願意不願意,她的小手已經在大肉棒上開始套動,撫弄著。阿東哪受得了這種誘人的挑逗,急喘喘的說道:「親親好姐姐,大肉棒已經脹得難受,快給它舒服,舒服一下嘛,快點嘛!」

  小喬色色地說道:「我就知道,你個小色鬼,忍受不了啦?嘻……嘻……」嘻笑中,那對肥滿的美乳,正抖動晃搖不已,瞧的令人心脈賁張,阿東心想:「看不出名滿天下的周都督夫人竟是如此的風騷入骨,實在淫蕩無比,媚眼一勾,嘴角含笑,有著說不出的嫵媚性感!『

  小喬兩手緊握住大肉棒,一連串的套動後,見它已經達到八寸長,就格格一笑:「小淫蟲!這麼快就大了。好啦,姐這就給你個舒爽吧!」說罷,低下頭,左手握著大肉棒套弄著,美艷的櫻桃小嘴張開,就把龜頭含在嘴裡,連吮數口,右手在下方握住兩個蛋丸,便是一陣的手嘴並用。吸了一陣子後,棒子已經膨脹到將近一尺來長,小嘴再也含不住了,她只好戀戀不捨的吐出龜頭,伸出舌尖在龜頭上勾逗。左手狠命的套動大肉棒,在龜頭的馬眼口就流出幾滴白色的液體,她用舌尖在馬眼舐著,又用牙齒輕咬阿東的龜頭肉,雙手不停在蛋丸上撫弄,捏柔著,如此一捏,一揉,一套又一吮,那肉棒更是硬漲得更粗!

  阿東舒服得忍不住輕輕哼出聲音來:「喔……好姐妹!……你吸得真好!……我的寶貝!……好夫人小嘴真靈活……喔……爽死了!……含的好……好舒服呀!」屁股開始往上挺,似乎要將大肉棒挺入小喬的口中才甘心呢。

  在阿東的哼叫聲不斷中,小喬一邊含著大肉棒,一邊淫蕩地看著阿東的舒服樣,一陣的拚命吸吮著龜頭,似乎對他的龜頭特別偏好。

  「姐的小丈夫!你的大肉棒……好粗……好長……我愛死它了!!……我要一直含著它!……吸它……大肉棒好棒……寶貝……你舒服嗎?」小喬終於吐出龜頭,雙手不停的在肉棒和蛋丸上不停的捏弄,春情蕩漾的問著阿東。

  阿東告誡道:「好姐姐你可輕聲點,別被車外下人聽見,啊喲……弟弟的親夫人……快吸……大肉棒……舒服……快……」正當阿東無比的舒服時,小喬卻不吸吮肉棒了,他急忙用兩手按住她的頭往下拉,屁股挺起,大肉棒硬漲的直在她的香唇上摩擦不已。

  小喬知道阿東快到高潮了,於是她先以舌尖舐著馬眼,嘗著少年特有的美味,舐著那龜頭下端的圓形稜溝肉,然後小嘴一張,就滿滿的含著它。

  小喬的頭開始上上下下不停的搖動,口中的大肉棒便吞吐套弄著,只聽到「滋!滋!」吸吮聲不斷。大肉棒在她的小嘴中抽送,塞得小喬的兩頰鼓漲的發酸發麻,偶爾,她也吐出龜頭,小巧的玉手緊握著,把大龜頭在粉頰上揉著、搓著。

  「喔……好爽!……好舒服!……親夫人……你真會玩……大肉棒好……酥……快……別揉了!……啊!……我要射了!……」

  阿東舒服得兩腿抖動不已,直挺著陽具,兩眼紅的嚇人,兩手按住小喬的頭,大肉棒快速的抽插著小美嘴。美艷的小喬配合著肉棒的挺送,雙手更用勁的套弄肉棒,小嘴用力猛吸龜頭、馬眼。

  「哦……哦……我要射了!……喔!……爽死了!……喔……」

  只見阿東腰幹挺動幾下,全身舒服的一抖,高興的射精了!一股濃濃的精液在夫人小喬的口中,小喬皺著眉頭將精液吞入腹中,然後她無比淫蕩的雙手撫著阿東的雙腿,關切的問道:「阿東,你覺得怎麼樣?還舒服嗎?」

  「太舒服!……太舒服!……好夫人……你的吹簫功夫真好!」阿東一邊輕巧地說著甜言蜜語,一邊不斷的趁機撫摸挑逗小喬,尤其是拚命的摩擦她鮮嫩的
小穴。

  小喬現在媚眼如絲,嬌喘吟吟,早忘記要帶阿東見大喬了,毫不在意的聽憑阿東一雙魔手上下騷擾,卻再不阻他。因為她還沒滿足,正想藉機鼓勵阿東整兵再戰呢!在小喬雙手握住大肉棒不停的撫弄下,阿東剛剛射精後的大肉棒又迅速恢復了元氣,搖晃著又大了起來。小喬芳心竊喜,笑逐顏開道:「親丈夫,你好壯喔!射精了肉棒還沒有軟!寶貝兒,快!快點給姐姐!」

  「好啊!我的親親夫人,你快騎上來吧!讓小丈夫的肉棒給你個爽快。」阿東興奮的回應道,兩手在她的美艷絕倫的細皮嫩肉亂摸一番,大力的在她兩隻雪白的大乳峰上,一拉一按,手指也在鮮紅的兩粒乳頭上捏柔著。

  「啊!你這個小壞蛋壞死啦!就知道欺侮人家,誰是你的夫人,還小丈夫的!你壞死了!」

  「是嗎?剛才不知誰叫,姐的小丈夫!大肉棒好粗好長,我愛死它了,我要一直含著它呢!」

  小喬雙臉通紅,小手拍打著阿東說道:「好,你個小壞蛋、大色狼是姐的小丈夫,讓姐為你這小丈夫生個小寶寶吧!」說著,小喬起身,分開雙腿跨坐在陳
東的小腹上,用右手往下一伸,抓住粗壯的陽具,扶著龜頭對準淫水潺潺的陰戶,閉著媚眼,肥美的大粉臀用勁的往下一坐。

  因為剛才為阿東含弄肉棒的時候,小喬的陰戶就已經騷癢得淫水直流,慾火燃燒不已。此時又受言語的挑逗,使小喬更加酸癢難耐,她再也無法忍受誘惑,不由得直接上馬解欲。

  阿東那一尺來長的大肉棒盡根插入肥嫩的陰戶內,讓小喬打從骨子裡的舒服,她這個慾火難耐的天使,沉醉在這插穴的激情之中,貪婪的把細腰不住的擺動,粉臉通紅,嬌喘不停,那渾圓的大美臀,正上下左右,狂起猛落的套弄大肉棒,肥嫩的桃源洞淫水流個不停。

  阿東聽了小喬說生個小寶寶,心魄早被她勾去,忙不迭地應道:「好姐姐,好姐姐,若我忘了今日姐姐恩情,便叫我被天上的雷劈成兩半,再被火燒成灰,又撒到海裡去餵王八。」

  小喬叱道:「胡說什麼!你心裡記著姐姐就行了,亂發什麼誓呢!」

  阿東不再說話,抱緊小喬一翻身壓住小喬,四目相對,左手支撐著,右手握住小喬的纖手,下面的肉身如棒槌一樣勇猛進出小喬的仙境,約不上百下,小喬又一次咬緊牙關,但終究還是輕喝:「喔……好美……哼……嗯………………我是你的妻子……我要為你生寶寶……好爽…………你的大肉棒太棒了!……哼……小穴好漲……好充實……唔……哼……我要為小丈夫生個漂亮寶寶。」

  阿東正準備發起新一輪進攻,忽聽車外家僕報道:「夫人,南園到了。」慌得兩人立時停息,還是小喬足智多謀說道:「先到前面藥鋪去,我要買點藥。」

  「是,夫人。」馬車又啟程。當然,車肉的俊男倩女,又開始做未曾完成造子任務。

  「寶貝,插輕點,慢點,有點痛。」小喬連連求饒。

  「姐,為了我們的寶寶,你再忍一忍。」阿東說著又大抽大送起來。

  小喬的陰道被粗大的老二擠得滿滿的,隨著他的抽插,陰唇時而翻出時而陷進,又經過百餘下抽送後,陰道中淫水越來越多,小喬只覺裡面被填得滿滿的,每一次抽插,都是緊貼著陰道壁,磨擦的快感一陣緊似一陣,長長的老二不時頂著陰蒂,激起陣陣銷魂的快感。

  「插得好啊,用力啊,插到底了……好爽……親……親丈夫……人家的小穴被你大雞巴插得好舒服喲!親……親丈夫……再插快點……啊呀……美啊……多插……多插幾下……到子宮……癢……癢死我了……啊……爽死了……老公……插死我吧……啊……好……快…讓你隨便操…啊…啊……使勁……再操深點……親親小丈夫……哎喲…啊……好丈夫……用力……好弟弟……你太會弄了哦……用力……這一下……插到……花心了……奴家要出來了……啊……啊……啊完了。」小喬在阿東的插送下,從開始浪叫到陰精噴濺,最後無力地閉目享受心上人層出不窮的插送。

  阿東面對美艷無比的東吳大都督夫人,對著這個絕代美婦,想到夫人肯為自己生小寶寶,真恨不得把吃奶的力氣全用到陰莖上,一下比一下插得快,一下比一下插得深,粗大的老二在都督夫人的陰道中快速進出,直插得小喬全身亂搖,胸前兩個碩大的奶子晃動不已,乳波陣陣,又一陣陣的直干近百下,才一洩如注。

  完事後小喬還抱著阿東,不讓他肉棒離開:「小丈夫,讓我多抱抱你,姐愛死你了……真太愛你了……姐一定為你生個小寶寶……」一邊說一邊在阿東臉上狂吻著。

  「謝謝姐,姐,都督不在家你懷孕,怎麼向他交代呢?」

  「癡人,懷上我不會去軍營探夫嗎!」

  「姐,幾時能懷上?」

  「小壞蛋,告訴你吧,姐已懷上了。」

  「真的嗎?姐你怎麼知道的?」

  「阿東,我們第一次有多久了?」

  「快二個月了吧?」

  「是啊,你個小壞蛋早就把種子放進姐肚裡了,姐是過來人,前幾天,姐就覺得有喜。」

  「不是肚子,是子宮。」

  「好,是子宮,近期內我和水姬去趟軍營,你在我姐處好好服侍她,對了,記住,別射在她體肉,她可不能懷上,知道嗎?」

  「曉得了,那水姬姐會不會也懷上?」

  「這次去軍營,就是為你和水姬的婚事,去請都督同意。」

  阿東輕輕拉住小喬的手說:「姐的大德大恩,我無以為報,只要姐需要我的身體隨是奉獻給姐,決不讓美人獨守空房。」

  小喬用手指在阿東額頭上彈了一下:「小壞蛋啊!江東二喬都將在你跨下,可別興奮過頭啊!」

  「姐,我有點怕。」

  「怕什麼,當初你對我怎麼不怕?告訴你,我姐可不喜歡縮手縮腳的人喲,她喜歡霸王那樣的英雄豪傑,所以你們單獨相處時你也要表露出自己的俊傑風範,在氣勢上壓倒她。」

  「嗯。」

  「還怕嗎?怕就別去了。」小喬不忘取笑阿東。

  阿東壞壞地笑道:「曹操憑相位率百萬大軍欲取江東,攬二喬,我憑肉身單槍已下一喬,又近一喬,眼看江東二喬都將在跨下嬌縱連連,怎能言放棄,希望就在前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絕不放嬌歸山。」

  「小壞蛋,又取笑人,好,好,待我軍營回來,我和姐姐共同服侍你這大色狼,現在該清理下了。」

  說完二人手忙腳亂地拭汁抹汗,整理衣裳,互相檢查後,才相擁一起。

  不多時,到了藥鋪,小喬下車胡亂買了些補藥,準備去周瑜軍中給他吃。上車後,小喬累了靠著阿東懷中閉目休息,阿東也在養精蓄銳準備下一戰役。

  到了南園,進向荷花亭,只見大喬獨自一個躺在一隻沉香的睡榻上面,那兩頰紅得和胭指一樣,眼含秋水,眉簇春山,說不盡千般旖旎,萬種風流,見她們進來,懶懶地坐了起來,口中問道:「妹妹,就是她嗎?怎麼去這麼久?」

  小喬見她問話,忙拉著呆若木雞阿東跪下。阿東才清醒忙說道:「願王妃娘娘,千千歲。」心道:「想不到姐姐比妹妹還美麗,太美了,好像畫中的觀音菩薩,真是一代絕色佳人啊。『

  大喬香腮帶笑,杏眼含情地向阿東問道:「你叫個什麼名字,你是哪裡的人氏?」小喬見他們談起來,忙托故出去了,臨行向阿東拋了媚眼,使了眼色,又是鼓勵又是不捨。

  阿東想『女孩子總沒叫阿東的,我叫什麼呢,就叫東吧。』答道:「娘娘要問我麼,我名字叫東,我是江北人,我會講許多故事,夫人讓我來給王妃娘娘說故事解解悶呢。」

  大喬聽說這話,又驚又喜地一把將她從地下拉了起來,向她笑道:「你坐下,我好和你談話。」阿東也不客氣,一屁股送到她的身邊,並肩坐下。

  大喬一點也不嗔怪,含笑問道:「你今年幾歲了?」

  阿東答道:「剛過二十歲了。」

  大喬不知不覺地輕舒皓腕,輕輕地搭在她的肩上,將粉臉偎到她的腮邊,悄悄地笑道:「你幾時到周府中的?」

  阿東笑道:「我半年前就到周府了,不過娘娘未曾看見我吧。這也難怪,我成日價沒有事,也不到前面來,都是在後園裡修理花草的多。」

  大喬聽說這話,更覺得疑惑了,不禁仔仔細細打亮起阿東,看她又像女兒美眉又像兒郎俊傑,那一顆芳心,登時突突地跳躍起來,呼吸同時也緊張起來,斜乜著星眼,笑瞇瞇地盯著阿東。這時一陣涼風吹了進來,兩個人不約而同地打了一個寒噤。

  大喬便向阿東說道:「這裡涼風太大,我們也回去吧。」

  阿東點頭答應,扶起大喬。大喬便起身和阿東手牽手走出園子,蹬上園門外的馬車,座在車房裡,阿東的鼻子裡嗅著一陣甜習習的幽香,不禁眼餳手軟,那一股孽火從腳跟一直湧到泥丸宮的上面,再也不能忍耐了,心中越覺得勃勃欲動。

  但是阿東卻不敢造次,只得按住心神,看她的動靜。

  只聽她悄悄地說道:「東,我方才聽你說,你會講故事,你家夫人她也說你有很會逗樂使人開心呢,不妨來試驗試驗。」

  阿東聽說這話,知曉要成好事還需另尋良機,便笑道:「那,我為王妃娘娘先說幾個笑話吧。娘娘我先說個大漢朝張良的故事。權臣呂後妹夫樊噲新修了一所府第,請張良題一匾額。張良提筆給他題了『竹苞』二字,說是『竹苞松茂』之意。樊噲高興地把它懸在正廳,皇帝劉邦見了,對他說:」卿被捉弄了!把竹苞二字拆開來,不就變成個個草包四個字嗎?樊噲忌憚張良威望只能哭笑不得。
「大喬含笑道:「你還知道文字,你念過書嗎?」

  「回王妃,在家鄉,我跟父親認過字,還看過不少書呢。這個故事不好笑,我再說個當今的。話說曹操和劉備青梅煮酒論英雄,二人小酌了幾杯,席間,曹操一句『今天下英雄唯君與操耳』嚇得韜光養晦的劉備把筷子都掉落在地上。曹操問何以掉落筷子,劉備答曰剛才天上打了個響雷而嚇了一跳。劉備說完,躬身拾筷時忽然放了個響屁,十分尷尬。正窘迫時,只聽身後趙雲坦然說道:」諸位莫要見怪,天上打雷,屁從雲(雲)中來!『趙雲話音剛落,一旁的關羽跨前一步說:「諸位莫見怪,屁從羽(雨)中來!』關羽剛剛說罷,張飛又接著朗聲囔道:」方才一響屁,屁是飛(飛)來的!『「說到此阿東偷看大喬一眼,見美婦眠嘴竊笑。

  阿東又道:「大家一陣哈哈大笑,唯獨曹操沒有笑,他對此事深有感觸。送走劉備等人後,曹操對部下說道:」劉備的屬下,一見主公有個閃失,都爭先恐後地搶著承擔和彌補,真可謂忠心耿耿。此事要是輪到你們,能夠辦到嗎?『眾人都忿忿不平,深感委屈,只聽典韋大叫曰:「不就是個屁事,還不是小菜一碟?』許褚也道:」這有何難?那裡比得上我赤膊上陣?『過了幾天,曹操又請劉備喝酒。席間,曹操想故意放個屁,看看部下的反應如何,可是怎麼也放不出來。憋了半天,好不容易憋出個小屁。曹操的部下早已等候多時,聽到輕微的』咕『一聲,許褚連忙搶先道:「屁是褚(豬)放的!』」

  隱忍不住的大喬終於由無聲地笑變成吃吃地笑。

  阿東繼續說道:「曹操一聽,氣得瞪出了眼珠,其他人還以為曹操嫌自己反應緩慢,就搶著往自己身上攬。典韋說:」屁是典(顛)出來的!『』不對!『徐晃聽了大聲反駁,』屁是晃出來的!『曹操早已聽得面紅耳赤,正要發怒,只聽謀士郭圖尖聲叫道:「都不對,都不對,屁是圖(吐)出來的!』」

  大喬哈哈大笑,笑的全身無力,不由得靠在阿東身上。

  阿東見火候漸到,方要一遂他願,忽聽車外家僕報道:「王妃娘娘,已到府中了,請下車。」只得鬆開放在大喬腰身的雙手。

  大喬嫵媚笑道:「扶我下去啊。」

  阿東頓又癡了,大喬便拉著阿東的手下車去了。


详情页通栏广告下 详情页通栏广告下
首页左富媒体广告

关闭

首页右富媒体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