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友社区

本站立足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禁止中国大陆及未成年人士访问本站!

在线电影
图片专区
小说专区
资源下载
详情页通栏广告上
首页 > 小说专区 > 另类其他 > 安置何沅君

安置何沅君

程遥迦穿上道袍,梳理有点紊乱的长发,盘在一起,然后就戴上道帽。乍看去就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姑一样,可原来是如此,被李庭开发过就不是了。程遥迦撇开黏在脸颊上的发丝,轻轻抱住李庭,用她那对鼓胀胀的玉女峰按摩着李庭宽厚的胸膛,落寞地说道:“知道吗?马珏曾观过天象,说南宋气数已尽,就算我们再挣扎也没有意义,南宋迟到会被蒙古攻下的。”

李庭吻了下程遥迦红唇,搂着她的蛇腰,严肃地说道:“告诉你,我是天煞孤星,只要有我出现的地方,那里的命数就会发生质的转变,马珏看到的天象只是假像,我可以改变南宋命数。”

“谢谢过儿的安慰,此次前往襄阳我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所以我不能对你做出什么承诺,”

程遥迦依在李庭的肩膀上呢喃道。

李庭望着程遥迦涟漪起叠的瞳孔,深邃的目光含着淡淡的爱意,笑道:“你不给我承诺,我可以给你承诺,我可以扭转襄阳战役的败局,打败蒙古鞑子,再次续写南宋的辉煌篇章。”

“既然过儿这样子说,那我也向过儿保证,如果襄阳一战胜利了,就算冠英不同意,我也要永远和过儿在一起!但是……”

“但是什么?”

李庭马上问道。

“刚刚与过儿做的时候,是可以感觉到一股强劲的内力在你体内流淌着,所以是可以确定过儿的内功绝对非常深厚,有此内功,防御当然是相当了得的,可攻击这方面就太弱了,所以我打算将全真教的武功传授给过儿,也算是对你包围襄阳的决心增加一份信心吧,”

程遥迦抿着笑着。

“不用了,”

李庭却马上否决,说道,“全真教是江湖的最大门派之一,我这个外人怎么能未如教就习教中武功,所以还是算了。”

“可……”

“遥迦阿姨不用担心,你要对我有信心,我并不是一个登徒浪子,也不是一个采花之贼,我体内的深厚内力也不是专门用于与女体交媾,”

李庭搂着程遥迦的蛇腰就朝外面走去。

程遥迦似乎还有点担心,但见李庭这么的坚决,她也就不再多加言语了。快跨出药铺的时候,程遥迦忙推开了李庭,小声道:“我是道姑,这样搂搂抱抱是会被人笑话的。”

李庭嬉笑了下,说道:“告诉你喔,等襄阳守住之后,我要遥迦阿姨为我还俗,做一个属于我杨过的女人。”

那有点敏感的“女人”二字一说出口,程遥迦脸上浮起几片绯红,她乘李庭不注意,掐了下他的屁股,嗔道:“小机灵鬼,谁说要做你的女人。”

李庭摊开双手,跨上骏马,笑道:“以后就知道你是不是我的女人了,喔,对了,遥迦阿姨,你知不知道嘉兴哪里有镖局,我有事要去一趟。”

程遥迦思索片刻,指着北面,说道:“往前走五里左右就有一家振威镖局,镖局与陆家庄有着生意上的往来,你把玉佩给他们看,他们就会把你当作自己人了。”

“你怎么知道我有玉佩,”

李庭叫出声。

“小机灵鬼,刚刚做的时候,玉佩从你兜里滑出,贴在我胸口上,”

程遥迦声如蚊蚁,细长的睫毛上翘着。

李庭恍然大悟,猛点头,说道:“时候也不早了,遥迦阿姨先去富贵客栈与芙儿汇合,我去去就过去。”

“嗯!”

程遥迦应了声就跨上马匹朝富贵客栈赶去。

看着程遥迦消失在自己眼中,李庭就吐出一口气,然后策着马儿就朝郊外奔去。

当他来到陆家庄南面的山坳时,却没有看到何沅君的身影,李庭吓了一大跳,还以为何沅君失踪了,他忙跳到地面,拿着几件从陆家庄丝绸分店取来的衣物望着四周,四周一片冷寂,一点生气都没有,就像陷入了死亡一样。

“沅君,”

李庭呢喃了声就打算开始寻找何沅君的下落,李庭并不是爱上了何沅君,只是觉得让这个刚刚复活的熟妇跑掉是一大损失。李庭提脚刚要走开,却听到身后传来稀疏的声音,李庭忙望向漆黑的洞穴,加快脚步朝那边走去。

当他看到何沅君靠在洞穴内侧睡着之后,他就如释重负地蹲在了何沅君旁边。杏眼微闭,睫毛微动,红润的嘴唇镶嵌着淡淡的笑痕,像是在做美梦一样。由上自下看去,李庭看到了那对随着呼吸不断起伏着的豪乳,几根发丝黏在小红豆上,不断摩擦着小红豆。李庭伸手抚摸着弹性十足的豪乳,一双眼睛就定格在了肥沃的深坳上,两瓣薄肉正夹在中间,看得李庭是欲火大起。

李庭将衣物放在何沅君旁边,顺手就脱掉了裤子,失去束缚的神器马上傲然挺立。李庭将何沅君两腿掰开,握着神器就顶在了洞口。何沅君忽然睁开了眼睛,见是李庭回来了,她脸上就铺满笑容,伸手就抱住李庭的脖子,略带哭腔地叫道:“相公,你离开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我好怕,刚刚有一只狐狸在外面一直盯着我看,我怕得只能躲到里面来,我都感觉外面的世界不属于我,”

说到这里,何沅君的眼泪就已经滚出来。

李庭挺着身体,神器慢慢挤开两瓣肉唇,搂着何沅君的娇体,说道:“傻瓜,我怎么可能会不回来呢,我还要回来接你这个小娇娘呢,别哭了,我会好好爱你的。”

“相公,你那个好大,下面有点疼,”

何沅君皱起柳眉道。

李庭又朝水帘洞内挤进一小截,别说何沅君适应不了李庭的尺寸,就连李庭自己都觉得有点疼,估计是没有进行前戏的恶果吧,所以李庭就觉得何沅君穴内的膣肉正极力反抗着他的进攻。李庭停止了前进,低下头吻住何沅君的豪乳,不断吮吸着。何沅君扭动娇躯,连连叫道:“别……别这样子……好痒……下面好奇怪……像要……尿尿一样……”

嘴巴进攻上面,左手握住右乳,右手就像小马过河一样朝下面爬去,夹住一颗凸起的珍珠就轻轻揉捏着。

经过片刻的调教,何沅君水帘洞已经开始流出泉水。

李庭朝里挺动了下,轻易就到达了最深处。

“啊……”

何沅君的娇声传向洞穴深处,不断回荡着,就仿佛有上千名何沅君同时被操得叫出声一样。

经过一刻钟的耕耘,李庭松开精关就将精华送入何沅君洞穴深处,然后就抱着何沅君,让她靠在自己胸膛上,一遍又一遍抚摸着她那嫩如剥皮鸡蛋一样的脸颊。

“相公,我们要去哪里呀?”

何沅君仰起头问道。

李庭吻着何沅君的红唇,轻咬了下她的下唇,说道:“我打算去襄阳,你失忆了,可能连我们以前的记忆都忘光了吧,以前我们是青梅竹马,都立志要报效国家,后来我上京赶考,可惜昏官当道,我只得到了榜眼,后来遇上郭靖夫妇,他们看中我的爱过热诚,就决定将我纳入麾下,可惜你相公我不喜欢拘束,就拒绝了他们的邀请,到后来,襄阳屡次被蒙古大军进攻,郭靖夫妇死守襄阳的精神感动了我,我就打算祝他们一臂之力,所以我们就从老家开封赶过来,路遇陆展元,后面的事情你就明白了。”

“嗯,藤兰知道的,”

何沅君深情地望着李庭那张俊朗的脸颊。

“那你穿好衣服,我们就要启程了,”

李庭说着就拿起旁边的衣服递给何沅君。

何沅君接过衣服就背对着李庭开始穿上亵裤,然后是红肚兜,再就是一套白蓝色的长裙。当她穿完这一切扭过脖子的时候,李庭看得都呆了,都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名下凡仙女,那气质,那容貌,那笑靥,那魔鬼般的身材……

难怪陆展元那死东西要娶何沅君,而抛弃李莫愁!李庭暗叫道。

何沅君遇上李庭灼热的目光就羞怯地低下头,脸红得像是熟透的番茄。

李庭走过去抱住何沅君,呢喃道:“下面还疼吗?”
“嗯,还有点麻,”

何沅君羞答答地答道。

“都怪我太鲁莽了,我答应你,以后一定不会这样子粗鲁,”

李庭说道。

“其实还好啦,就刚刚进去的时候有点疼,后面……后面……”

何沅君赤红着脸依在李庭怀里就不再说话了。

“后面怎么样?”

李庭追问道。

“不用奴家说,相公都知道的啦,”

何沅君捶打着李庭的胸膛。

李庭直摇头,不解地说道:“身体是你的,我怎么知道啊?”

何沅君瞪了李庭一眼,咬着红唇道:“后面就……很……舒……服……”

越说到后面,她的声音就越小,到“服”字的时候,就已经像蚊子扇翅膀一样。

“原来如次啊~~”李庭轻笑了声就搂着仙女般的何沅君朝外面走去。

阳光洒在他们身上,乍看去就像是一对神仙眷侣般。

走到马匹前,李庭就从马背上取下一顶黑纱遮边的帽子,递给何沅君,说道:“戴上这个,无论碰到谁都不要说话,我怕陆展元的奸细会发现你。”

“那相公你就不怕吗?”

李庭笑着摇头,说道:“我不怕才奇怪呢,不过我自有办法应付就是了。”

何沅君戴上黑纱帽,李庭为她系好黑绳于下巴之下,然后就退到后面看着现在的何沅君。整体看去就像是一个江湖侠女一样,只不过帽子的颜色和白蓝色的长裙不怎么协调就是了,这也是李庭唯一的遗憾,不过李庭的初衷并不是把何沅君打扮成什么江湖侠女,他的目的就是掩人耳目,如果被人发现何沅君落在自己手中,还被自己操了好几次,陆展元不剁掉他才奇怪呢。

何沅君掀起黑纱,说道:“相公,你看什么呢。”

李庭回过神,脱口道:“看你呗。”

何沅君“噗哧”一笑,说道:“有什么好看的呀,藤兰怕你看厌倦了就不要奴家了。”

“哪会,”

李庭走过去抱起何沅君就将她扶上马背,说道,“你永远都是我的心肝宝贝,我会永远疼爱你的。”

说完,李庭踩着马鞍就跨上马背,抱紧何沅君就朝嘉兴城内奔去。

李庭一只手抓着缰绳控制马速和方向,另一只手则搂着何沅君,闲不住的手就隔着外衣揉着何沅君的玉女峰,轻轻掂量着它的斤两,挺重的,一只手根本托不住,两只手又有点浪费。在药铺的时候,李庭就有暗暗量过程遥迦和何沅君的胸部尺寸,感觉是何沅君的稍大一点点,这也许是因为何沅君早为人妻,也经常受过陆展元的滋润,而程遥迦还是一个刚刚开发不久的处女。假以时日,李庭就有信心让程遥迦的尺寸超过何沅君,毕竟有自己在滋润着她嘛。

马匹奔跑着,李庭和何沅君颠簸着,两人身体越贴越近,李庭胀得发疼的神器已经落在了两片丰臀之间。何沅君被顶得赤红了脸,她觉得这样子做不舒服,她就抬起屁股想做前面一点点,可屁股一抬起来,李庭右手就以最快的速度拉起裙摆,腹部蠕动,神器就从裤头挤出,恰好被何沅君坐在了屁股下。

“呀~~”何沅君惊叫了声才发觉自己落入李庭设计好的陷阱内。

马匹继续颠簸着,何沅君的丰臀就一上一下抖动着,紧贴着亵裤的肉唇不断在李庭神器上摩擦着,一滴滴爱液就分泌出弄湿了亵裤,还渗出沾湿了李庭的神器。马匹继续奔跑着,何沅君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可李庭就当作不知道什么事一样继续鞭策着骏马,让骏马在这条羊肠小道上奔跑着。

何沅君靠在李庭身上,歪着脖子看着目光看向前方的李庭,呢喃道:“相公,你真的很厉害。”

“什么?”

李庭明知故问。

何沅君脸刷的一下红了,急摇头,解释道:“我是说相公骑马很厉害。”

“你不知道我骑人也很厉害吗?”

李庭脱口而出。

“什么意思?”

何沅君满是疑惑。

“就是将女人压在身上,像骑马一样插她,然后一前一后地摇动着屁股,让她达到高潮啊,”

李庭直截了当地答道。

何沅君眼中突然出现落寞的神情,微微张开大腿,让双臀分得更开,然后就将李庭那物夹住,说道:“相公,你这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吗?”

李庭吻了下何沅君的后颈,说道:“有件事我忘记告诉你了,其实我有很多老婆的,但最爱的那个是你。”

何沅君眼中的落寞变得更重,眼角似乎有泪花冒出来,颤抖着声音,说道:“其实我可以感觉到的,但是又不想问相公你是不是有很多女人,因为我觉得你下面那根东西太厉害了,一般的女人是满足不了你的,要有好几个女人才可以满足你。这我不反对,但我希望真的像相公你说的那样,你最爱的那人是我,只要这样我就满足了。”

李庭搂紧何沅君,呢喃道:“傻瓜,我最爱的当然是你,你不用多心的,也许日后你还会碰到其他的姐妹,答应我,你不要和她们争风吃醋,如果那样的话,我对你的爱就会锐减的喔。”

详情页通栏广告下

在线电影

图片专区

小说专区

资源下载

电影推荐

图片推荐

小说推荐

下载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