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行天下

本站立足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禁止中国大陆及未成年人士访问本站

在线电影
图片专区
小说专区
资源下载
详情页通栏广告上
首页 > 小说专区 > 乱伦迷情 > 在客厅里他看到母亲将内裤退到了小腿(一)

在客厅里他看到母亲将内裤退到了小腿(一)

罗浩超今年十七岁,在他十岁的那一年,父亲因为一宗交通意外而过世,家里只留下了罗浩超和他那三十八岁母亲袁婉莹相依为命。所幸的是他父亲在过世的时候,留下了一些物业和存款,因此罗浩超和袁婉莹未为生活而担忧。

 

袁婉莹虽然年已三十八岁,但却保养得宜,诚然是一个成熟性感的丰满中年美妇人,兼具成熟女性韵味与美艳面孔,丰满肥胖的身材充满女性性感和魅力。尤其胸前一对高耸丰满的大乳房更好像随时都要将上衣撑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产生冲动,渴望捏它一把,一对肥大浑圆的粉臀,好圆好有肉,一双肥胖白雪的大腿浑圆丰满,直令人想好好地摸她一把。

 

袁婉莹那美艳动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肤、丰满成熟的胴体以及徐娘半老的风韵,浑身有着一种中年妇女成熟性感的美,散放著母性的媚力。

 

像袁婉莹这种成熟丰满的性感中年妇女,对于一个刚刚发育的青少年来说,是最好的意淫对象,尤其对于罗浩超这个朝夕相处的亲生儿子来说更是这样。

 

袁婉莹把罗浩超还是当作一个小孩子,在家里她经常穿得很随便,甚至可以说放任。穿裙子经常走光。

 

袁婉莹经常抬高脚搽脚甲油,裙下一双丰腴白晰的美腿暴露出来,雪白丰满大腿深处有细小三角裤的裤裆,细小的内裤包裹住肥厚多肉的小穴。前面条缝明显把内裤扯紧到分开两块,圆卜卜,可以清楚地看到袁婉莹那两片肥厚阴唇的轮廓。

 

这一切都令年轻的罗浩超心痒难耐,惹得他全身发热,勃起的鸡巴就几乎快要穿裤而出。

 

有时候,袁婉莹冲凉之后穿着半透明的睡袍,没穿胸罩,罗浩超看到她那两粒乳头忽隐忽现,荡来、荡去,他真的想用手握去。

 

同时,袁婉莹还养成了弯腰令她的丰满的乳房若隐若现的习惯,罗浩超经常可以从她那宽松的衣领里面看进去,看到她那一对又肥又大、又白、又嫩的乳房,吹弹得破,正晃悠悠的荡来、荡去。甚至可以看到一点点乳晕所透出来的颜色,红红、黯黯。乳晕上像葡萄般挺立的奶头让人垂涎欲滴,两乳之间还有一道迷人的可爱乳沟,太动人了。

 

罗浩超虽然不能真个消魂,但是大饱眼福也不错了。

 

有些时在袁婉莹上楼梯,罗浩超经常假装漫不经心地溜到梯旁由下往上窥视,这么一来她的裙底春色全曝光了,均匀美白的大腿,洁白贴身的三角裤勒进股间,小的不能再小的三角裤在肥臀上所挤压出来的凹陷缝隙,丰满浑圆的肥臀几乎要将三角裤撑破似的,表现出无限诱惑,简直妖媚透了,让血气方刚的罗浩超看了心里怦怦地跳。

 

罗浩超总觉得袁婉莹白净净而赤露的肥臀,就算隔着三角裤也看得见似的,尤其看到袁婉莹充满曲线感的肥臀,真想趋前把袁婉莹抱住将那丰腴的肥臀好好爱抚把玩一番。

 

罗浩超感到他是很幸运能有个这样一个美艳性感的亲生母亲,年轻的罗浩超要拥有这种成熟丰满性感袁婉莹,最大的困境就是他要如何才能诱奸到自己的亲生母亲。

 

罗浩超在看了众多描述近亲相奸、母子乱伦等荒唐情节的小说,所以他对袁婉莹有强烈的爱欲。罗浩超老是幻想和袁婉莹做爱,把成熟美艳的袁婉莹作为他性幻想的对象。

 

罗浩超手淫时脑海中总不由自主地浮现袁婉莹诱人的丰满胴体,他幻想着终有一天袁婉莹当着他的面前将一身华服全给褪下。她那丰满成熟的胴体一丝不挂展现在他的眼前。他可以把他的鸡巴插进袁婉莹下面肥嫩的小蜜穴,尝试人生的至乐。

 

袁婉莹那中年妇女成熟性感的丰满肉体,成为罗浩超这个正值青春期、血气方刚的亲生儿子最理想的意淫对象。

 

夜晚,罗浩超躺在床上从他收集的淫秽书中挑选出像袁婉莹性质的成熟中年妇女被奸淫的画面。他把袁婉莹成熟丰满的肉体幻想在照片的女人身上,脑海中浮现她那诱人的肥胖丰满胴体,凭空想出许多异想天开、逼真生动的和袁婉莹淫乱的性幻想,就这样手淫。

 

正值青春期的罗浩超把成熟美艳的袁婉莹作为性幻想的对象,这般对袁婉莹非份性幻想虽使身为亲生儿子的罗浩超有着罪恶感。每一次为罗浩在幻想着袁婉莹的胴体对着卫生纸射出大量的精液后,在擦拭肉棒上粘腻的阳精时,罪恶感总是伴随而来。

 

然而袁婉莹丰腴成熟的胴体对罗浩超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他就是无法停止对袁婉莹那肮脏龌龊的性幻想,他无时不刻都想能搞一搞袁婉莹那带有淫香的小蜜穴。

 

为罗浩想和袁婉莹淫乱的意识始终难以消逝,他实在无法想像袁婉莹躺在别的男人怀中的景象。为罗浩如果真有这一天他宁去死也不要痛苦的活在世间。

 

只可惜,罗浩超知道他对袁婉莹的爱是不被世俗允许的,因此他那满腔炽烈的爱意一直都深藏在他的心底。

 

正值狼虎之年的袁婉莹正是性欲最旺盛的年华,却夜夜独守空闺,她的肥穴非常娇嫩却没有一根肉棒来磨擦。

 

罗浩超整天都在动着歪念想要如何才能和袁婉莹做爱,如何才能玩弄她那性感妖魅的肉体,体会亲生母子肉体交欢的喜悦。

 

罗浩超想了好久,连睡觉都在想着,想想有什么方法能和袁婉莹做爱。

 

每晚罗浩超都故意等到袁婉莹洗完澡后才进浴室洗澡,目的是为能够拿着她的蕾丝内裤自慰。

 

或许是袁婉莹对白色情有独钟吧,她所有的胸罩和内裤都是由白色丝质或是薄纱制成的,而且样式都极为性感。当罗浩超拿着袁婉莹刚脱下且还留着体温的内裤靠近罗浩超的脸时,一股淡淡的幽香便向罗浩超的鼻子飘来,这是袁婉莹残留的体味。

 

罗浩超一想到这就使他更加的兴奋,接着他便将袁婉莹那柔软的内裤包住他那一根早已朝天翘起的鸡巴开始自慰,恍惚中感觉就好像他的鸡巴插入袁婉莹的小穴中一般,让他达到了高潮。

 

虽然,罗浩超明知道这样对袁婉莹是一种亵渎,但他实在是没有其他的方法来发泄他对他的亲生母亲满腔的爱意。

 

平时,袁婉莹冲凉后换洗的内裤,她不会即刻洗,通常和其他衣裤一齐隔日再洗。而罗浩超会去把她刚刚穿过的内裤闻一闻、一边吸住她内裤中间那泛黄的尿渍、一边幻想着她的小嫩穴、一边用手掌握住肉棒手淫。

 

袁婉莹内裤的尿渍有时已经干,黄黄的一沱,罗浩超闻一下有尿味,腥腥的。舔一下咸咸的、由干让罗浩超吸到湿,滑潺潺、粘糊糊。

 

每一次罗浩超都好兴奋,有时中间包覆禁地的那块小布留下袁婉莹阴户形状分泌液,居然还残留着她下体的异香。

 

罗浩超会把袁婉莹带有淫液甜酸味,加上尿与汗的异臭味的内裤压在鼻子上用力闻着,舔著,白带渍也差不多让罗浩超舔吸落肚。

 

罗浩超心想:“妈妈,让你的亲生儿子舔你的小嫩穴,舔妈妈那两片大阴唇,小阴唇,吸妈妈那粒阴核,噢!妈妈的尿味、白带味、淫水穴水味,啊!真过瘾。”

 

一个周末中午,罗浩超放学后回到家里,袁婉莹正在做饭,忙得不亦乐乎。罗浩超站在厨房门边,猛盯着袁婉莹那几乎要将短裙撑破似的丰满浑圆的肥臀,以及裙下一双丰腴白晰的美腿,那黄色短裙依稀显露出小的不能再小的三角裤,在肥臀上所挤压出来的凹陷缝隙,表现出无限诱惑,惹得罗浩超全身发热,真想趋前把她抱住将那丰腴的肥臀好好爱抚把玩一番。

 

罗浩超看得胯下的肉棒微微翘起,他情不自禁向前迈进,以赞美为掩覆趋步前去靠近袁婉莹的背后,胸部紧贴着她的背部。

 

罗浩超说:“妈妈!菜炒得真香!”

 

罗浩超轻微翘起的肉棒也趁机贴近袁婉莹浑圆的大屁股隔着裤裙碰触了一下,慢慢移动腰部隔着她的丝质短裙,将柋的肉棒贴紧在她两片淫臀肉的夹缝间上下不停的游移著。

 

罗浩超不曾如此贴近袁婉莹的身子,但觉阵阵脂粉幽香扑鼻而来感觉是真好。美艳的袁婉莹忙着做菜一时竟未察觉她的生儿子这么轻浮的举动。

 

母子俩人用餐过后,袁婉莹说她好累哟,罗浩超看着母亲疲累的样子,他有点心疼的说:“妈妈,我帮你按摩消除疲劳好吗?”

 

袁婉莹自然乐得接受罗浩超的献慇勤,笑着答应了。

 

于是,罗浩超和袁婉莹一同走进她的卧室。袁婉莹的思想向来开放,只当罗浩超是未成年的小男生,她竟毫不避讳当着罗浩超的面脱掉白色上衣,只剩下低领背心。而里头未穿奶罩,高耸的酥乳饱满得似乎要蹦跳出来,隔着背心只见那对肥大乳房撑得鼓涨两侧各有一大半露出背心外缘,而小奶头将背心撑出两粒如豆的凸点,在她那低胸的领口可见那丰满浑圆的双乳挤成了一道紧密的乳沟。罗浩超贪婪地盯着袁婉莹那肉感十足的丰乳酥胸,看得是心头突突跳。

 

袁婉莹趴在床上,罗浩超随即蹲在旁边开始为她捏肩。袁婉莹侧头而睡,那原本就丰硕的酥乳,因受到挤压而在背心侧面露出一大半。罗浩超清楚地看到袁婉莹的胸部是如此雪白柔嫩,雪白的乳房随着她的呼吸起伏著。

 

不久,袁婉莹似已酣睡入梦,美丽的胴体散发出阵阵肉香味,罗浩超大胆的将鼻子贴近她的酥胸深深吸入几口芬芳的乳香,微微颤抖的手慢慢滑移到她那浑圆饱满的大乳房,碰到了她背心侧面露出的一半乳房。

 

罗浩超能感受这柔软的嫩肉给人的兴奋,他好想一把抓住好好搓揉,但当然这是不可能,他只能偷偷的轻抚着它,感受这种禁忌的快感。

 

罗浩超抬起袁婉莹的脚,让它枕在他的腿上,轻轻地揉弄她的脚踝、足弓、脚掌。然后,罗浩超开始用力地按摩袁婉莹的小腿,她的腿当然已经比不上年轻人那样的细腻和富有弹性,但对罗浩超而言,它仍是那样的美丽,极具女性成熟的魅力。

 

罗浩超抚弄完袁婉莹的小腿,他把她的腿放下来,试探著开始抚摸她柔软的大腿。罗浩超两只手同时工作,圈住她的大腿,用力地按摩著,同时慢慢地把它们越打越开。

 

罗浩超看到袁婉莹雪白的大腿,大腿尽头见到性感的粉红色镂空蕾丝三角裤,神秘地带只用一块小得不能再小的粉红色半透明小布覆蓋著。

 

袁婉莹那神秘的三角黑森林,无法被小三角裤掩住,露出了几根细柔弯曲的阴毛,阴毛是那么的乌黑、亮丽、有光泽,中间很细的那块小布不堪包裹她那隆起而又饱满的小浪穴,完全陷入成熟阴缝的缝隙中,将大部分玫瑰色的阴唇和浓密的耻毛从两边露出。在小穴上挤压出凹陷缝隙,罗浩超可以清楚地看到袁婉莹那两片肥厚阴唇的轮廓,表现出无限诱惑。

 

由于极度地亢奋溜出淫液,使裤裆部已经湿润,中间部份居然湿了一圈圆形的痕迹,紧紧的贴在阴户上,两片大阴唇十分丰满肥大,把内裤扯紧到分开两块,圆卜卜的,中间凹下一条缝,将那早以充血膨涨如馒头般大小的阴户的轮廓,火辣辣地印在她的裤底,清晰可见。

 

肉缝上端有如花蕾般的阴蒂在紧缩的衣料压迫下显得扭曲淫秽,也能看出已经充血变硬。这情景刺激得罗浩超全身血液沸腾,心脏噗噗地跳着。

 

罗浩超不自主的瞪大了眼睛,嘴巴也微微的张了开来,双眼充血地直视著袁婉莹的三角裤。

 

想入非非的罗浩超双手越来、越放肆,完全是随心所欲地恣意抚弄袁婉莹的大腿,注视着她那高耸的肥臀及短裙下的美腿。

 

袁婉莹那涨鼓鼓的肥臀高高翘起,仿佛要把窄小的短裙撑破一样,浑圆的肥臀看起来有些松弛。

 

罗浩超不禁再把手掌移在袁婉莹绵软温热的臀部上来回地爱抚著,她丰盈的肥臀富有弹性,摸起来真是舒服。

 

罗浩超索性大胆跨坐在袁婉莹的肥臀上,当他接触到袁婉莹那丰满且甚具弹性肥臀时,他的小弟弟当场翘的半天高。

 

罗浩超暗自克制心中的欲火为袁婉莹按摩,他的双手假装按摩她肩膀,而裤子内硬挺的肉棒故意在她那圆浑肥嫩的臀部来回摩擦。

 

袁婉莹对于罗浩超的放肆似乎无动于衷,她只是把头深深地埋在手臂里。罗浩超看不见袁婉莹的表情,但她的呼吸已经开始急促起来,罗浩超几乎可以听到母亲的心跳也和他一样越来越剧烈。

 

当罗浩超按摩到袁婉莹的背部时,他再也忍不住的试着去脱她的背心。为了怕母亲起疑罗浩超边脱、边说:“妈妈,把衣服脱掉按摩会比较舒服。”

 

袁婉莹轻声说:“不要,这多羞人嘛!”

 

罗浩超说:“妈妈,你别大惊小怪好不好!儿子只想孝顺你一下,要让你轻松一点,按摩起来更舒服些!”

 

袁婉莹脸羞红红的说:“是轻松点,但是!但是除了你爸爸外,妈妈从没有在男人面前脱光外衣,这多羞死人嘛!”

 

罗浩超说:“妈妈,你别想得那么多嘛!我门是亲生母子,在自己儿子面前怕什么羞嘛!”

 

当然,罗浩超仍然是继续地脱著,袁婉莹扭动身体好让他超脱的方便些,当背心脱去后袁婉莹完美无瑕的背部就展现在罗浩超的眼前。

 

袁婉莹背部的曲线相当美,非常平滑,肌肤白晰光滑,看上去没有一丝瑕疵,由于定期运动与保养得宜,她的肌肤显得充实、红润、富有弹性。

 

罗浩超把手掌轻轻地贴在袁婉莹柔软光滑的脊背上,当他用手抚摸上去时,心里感到有些不安,手不禁有些发抖,袁婉莹只是低着头,在鼻腔里偶尔发出细微的喘息声。

 

罗浩超温柔地抚弄著,袁婉莹背部的肌肤细腻柔滑,触感极佳,摸上去柔若无骨。罗浩超不期然地有些兴奋,他细心地揉弄著袁婉莹赤裸的脊背,手掌在光滑的肌肤上温柔地游动着,然后慢慢地向上,抚摸到她柔和的肩部。

 

袁婉莹自觉地把垂在肩上的头发分开,让罗浩超可以继续抚摸她的脖子、肩膀和手臂,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松弛下来,整个人趴在床上,眼睛也已经闭上了,只有鼻子里发出阵阵轻微的哼哼声。

 

罗浩超强忍着欲火替袁婉莹再按摩了一会,他便试着的说:“妈妈,该按摩前面了。”

 

袁婉莹听到罗浩超这句话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但她还是配合的转过身来让他按摩。或许是害羞吧,袁婉莹把眼睛闭起来不敢看罗浩超,她的双手按住双乳,罗浩超拉开她的双手,顿时她那双丰满肥白的大乳房赤裸裸的展现在跟前。

 

当罗浩超看到袁婉莹正面的裸体时,他只觉得脑中一片晕眩。罗浩超感到那真是天地间最美的身体了,雪白高耸的乳房、樱红色的乳晕、小巧的乳头以及光滑平坦的小腹,相信就是维娜斯女神和她相比也黯然失色。

 

袁婉莹一对饱满肥挺的大乳房跃然跳出,展现在罗浩超的眼前,太完美了。袁婉莹的乳房很大很柔嫩,圆滑坚实的乳房,一点都没有中年妇女下垂的迹象,虽然仰卧,乳房的形状也没有变化。

 

随着袁婉莹的呼吸,她那一对坚挺的大乳房诱惑地微微晃动,白晰晰的,好像两座雪白的山峰一般,褐色的大乳晕中间,是个像葡萄一样大的诱人奶头,乳头已经有些发黑,完全的挺立起来,上面的几个小孔,那是罗浩超小时候吸吮她的乳汁所造成的结果。

 

由于袁婉莹生过两个孩子,她的小腹微微有些鼓起,不过变成褐红色的两个大乳头表明了她的身体正处于成熟的阶段。

 

罗浩超没想到袁婉莹有一对这么美的乳房,他看得呆了。罗浩超张著嘴流着口水,像是要把袁婉莹这对乳房吞下去似的。

 

罗浩超不禁赞美的说:“哇!妈妈的奶子好大哦,又大又圆,好漂亮的乳房。”

 

袁婉莹看到罗浩超双眼在自己乳房上瞧个不停,一股羞怯之感觉袭上心头,粉颊飞红。她忙用双手盖住两颗雪白的大乳房,布谷就算用手臂将胸部遮住,她也觉得自己是身无吋缕。

 

罗浩超再次跨坐在袁婉莹的身上,这次他的鸡巴正好对着袁婉莹的小浪穴。虽然隔着一条丝质内裤,但罗浩超仍感到袁婉莹的小嫩穴有一种奇异的吸力让他的鸡巴不住的抖动。

 

而袁婉莹似也发现罗浩超的异状,她的脸红了起来,但并没有责怪罗浩超的意思。袁婉莹的眼睛闭起来不敢看罗浩超。

 

罗浩超瞧着袁婉莹那欲闭微张、吐气如兰的小口樱唇,他心想要是能搂抱他的亲生母亲一亲芳泽那是何等快乐。

 

罗浩超用两手正面按摩袁婉莹肩膀,接着假装按摩她双手,使得她遮住乳房的双手被他拉开了。

 

突然,罗浩超把手掌贴在袁婉莹丰满雪白的乳房上面,柔软的触感,立刻从他的手指传达到脑里。

 

罗浩超微微地用力,袁婉莹的乳房上面马上随着手指的力道而呈现微微下凹的痕迹。袁婉莹的身子一颤,但是却没有阻止罗浩超的突然袭击。

 

渐渐地,罗浩超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他的另外一只手也握上了袁婉莹的另外一只乳房,轻轻地揉捏著,柋觉得非常好玩。

 

袁婉莹的乳房很大,罗浩超的双手合捧,才刚好握住一只,但却不显松弛,好软好有弹性。

 

罗浩超双手颤抖著在袁婉莹丰满浑圆的乳房上温柔的抚摸著,握住她丰满的乳房,左搓、右揉起来。

 

罗浩超猥亵抚摸袁婉莹那丰满的乳房,她却沉住气闭目假眠,享受着被她的亲生儿子为她爱抚的快感,她没有制止罗浩超的轻薄非礼,任他为所欲为地玩弄她的乳房。

 

袁婉莹的身体轻轻地发出颤抖,脸上红霞涌现,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罗浩超用拇指和食指扭揉她那两粒特大乳头,奶头被他揉捏得硬了起来。

 

袁婉莹好像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身体像水蛇般的扭著,她的全身不停的颤抖,腰部更是不断的上下挺动。隆起的小荡穴也因而不停磨擦罗浩超的鸡巴,小肉缝的温热隔着三角裤借着罗浩超的鸡巴传遍全身,袁婉莹竟有说不出得快感。

 

罗浩超看着呼吸急促,面泛潮红的袁婉莹,他明显地感受到她胸脯忽上、忽下的呼吸与他那手下乳房渐渐开始的发硬。他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剧烈跳动,肉棒兴奋涨大,把裤子顶得隆起,几乎要破裤而出。

 

罗浩超用另一只手解开自己的裤子,一把掏出早就按捺不住的小弟弟,然后就压在袁婉莹的身上,紧紧的抱着他的母亲,把头放在她的肩膀,鸡巴隔着三角裤紧紧顶在她的阴阜上,觉得温温软软的,好舒服。

 

袁婉莹再也无法再装蒜了,她慌慌、张张地睁开眼睛,慢慢的把目光往下移,她一眼看到罗浩超那青筋爆露的大鸡巴。袁婉莹脸上的表情好像是很讶异的样子,娇躯微颤,一双媚眼一直盯着罗浩超戳到自己阴阜的大鸡巴。

 

袁婉莹说:“天啊!儿子,你在对妈妈干什么?”

 

罗浩超做贼心虚,紧张得不敢再动。不过紧张归紧张,他的鸡巴还是硬梆梆的翘著,隔着三角裤顶在袁婉莹湿濡濡的阴部上。

 

袁婉莹说:“好啊,你好大胆,竟然敢摸妈妈的乳房,还掏出你那丑东西来顶着妈妈的!”

 

罗浩超说:“我!妈妈!”

 

袁婉莹左右摇摆着肥美的大屁股,她想要摆脱罗浩超的大鸡巴。而袁婉莹没想到罗浩超的大鸡巴竟然从她那像小山峰高高隆起的阴阜滑下,隔着内裤顶在她浪水涯涯的那条小肉缝上。

 

罗浩超鸡巴用力往前冲刺,龟头隔着丝质内裤在袁婉莹的蜜穴口顶了一下。

 

袁婉莹全身一个颤抖,叫了一下:“哎呀,妈妈已守寡多年,怎么经得住你这般刺激,快起来,妈妈的乳房被你压坏了。”

 

罗浩超说:“妈妈!我偏不起来。”

 

袁婉莹见罗浩超不起来,她伸手在罗浩超腰际骚痒。而罗浩超也不客气地在袁婉莹骚痒,两人抱在一起大笑。

 

袁婉莹痒得受不了,拚命的扭动身体,她那丰满的小蜜穴隔着内裤和罗浩超的大鸡巴互相摩擦,使的压在她上面的罗浩超更加用力的抖动身体。

 

罗浩超的下身一直上下顶着,他那硬挺的鸡巴隔着丝质内裤贴紧在袁婉莹两片淫肉的小夹缝间,上下不停的游移著,来回地摩擦。粗肉冠前的开口已经因为过于刺激而流出些许精水。

 

袁婉莹的身体不再扭动,她轻搂着罗浩超,丰腴性感的娇躯紧贴他,默默地享受被亲生儿子拥抱爱抚的甜美快感,没有制止儿子对她的轻薄非礼,任由罗浩超的鸡巴为所欲为地顶着她的那条小肉缝。

 

罗浩超热涨的肉棒一再摩擦著袁婉莹那久未被滋润的小浪穴,她漾起奇妙的冲动,浑身阵阵酥麻快感,被刺激得春心荡漾,强烈需索男人的慰藉涌上心头。

 

袁婉莹那饥渴难耐久旷的小浪穴湿漉漉的,淫水潺潺而出把三角裤沾湿了,袁婉莹已顾不了为人母亲的身份,她娇躯微颤,小嘴里不停地哼著使人兴奋的淫叫声:“嗯!哦!啊!喔!啊!”

 

罗浩超被袁婉莹那种断断、续续的淫浪娇吟声刺激得浑身酥麻,一股巨烈的欲火烧得他那根大鸡巴涨得红通通的,龟头又大、又粗,一抖、一抖地挺立著。

 

这时的罗浩超理智全无,顾不了伦常,他的双手紧紧搂住袁婉莹的大乳房,屁股用力地向前一挺,“滋!”的一声,整颗硕大无比的淫邪大龟头,竟然连同袁婉莹的丝质内裤,应声插入了她的小肉穴里。

 

这用力一插使得袁婉莹和罗浩超都倏然一惊,袁婉莹阴道里的充实感使她直觉自己的骚穴正被一大大龟头奸淫。

 

袁婉莹顿时惶恐惊骇的说:“天啊,儿子!你!你真的插进去了!天啊!你!你怎么可以干这种事,我是你亲妈妈呀!快!快拔出来啊!”

 

其实,罗浩超都好害怕,但是他的兽性、欲念一发不可收拾,而且袁婉莹的小嫩穴是那样的紧小,阴道口一层厚厚暖暖的嫩肉隔着丝质内裤紧挟着他的大龟头,内热如火。

 

罗浩超感到自己巨大的龟头完全被袁婉莹温暖潮湿的小肉穴所包容,她的小嫩穴那里是那样的湿滑、炽热,似要把罗浩超的龟头融化一样。绵软的淫肉层层、迭迭地压迫在他的龟头,不断地分泌出粘稠的润滑液,罗浩超的龟头完全地被一片汪洋所包围。

 

经过一阵短暂的间歇,罗浩超终于决定把他的大肉棒从他的生母亲的小浪穴里抽出来,但是他感到他的龟头摩擦到袁婉莹阴道口厚厚、暖暖的嫩肉,那样的摩擦立刻产生快感,他感到屁股沟一酸,体内渐渐地兴奋起来,括约肌开始收缩。

 

含混不清的口语从罗浩超咬紧的牙根间露出来,说:“嗯!妈妈,我!哦!我!啊!”

 

这一瞬间,袁婉莹觉悟到罗浩超的变化,于是,她马上很温柔的抱紧罗浩超僵硬的身体,说:“儿子,快要射出来了吗?别怕,射吧。”

 

袁婉莹的双手紧紧地搂住罗浩超,抱住他的腰用力拉,她那丰满的胸部用力地在罗浩超的胸前研磨,她的双脚紧挟缠着他的屁股,肥臀猛地向上挺,往上一挺、一挺疯狂地耸动着。

 

袁婉莹的阴道口火热的淫肉紧紧地吸住罗浩超粗大的龟头,而且一夹、一夹的蠢动,罗浩超感到龟头被吸得好紧,一点也抽不出来。

 

袁婉莹大声地呻吟:“哦!嗯!啊!哦!啊!嗯!哦!啊!嗯!哦!啊!”

 

罗浩超聴到袁婉莹那模范的叫床声,他感觉就像真的在和袁婉莹做爱一样,他的大肉棒在袁婉莹丝质内裤的快速搓弄下,愈来、愈刺激。

 

罗浩超感到一阵欲仙欲、死的快感传来,他那浓稠的热精终于狂泻而出,喷射在袁婉莹的丝质内裤上。跟着,他就撒娇般且无力气的将整个人靠在袁婉莹身上。

 

不过,袁婉莹知道罗浩超射完精了,她就把他推了下去。罗浩超低头一看,他跟袁婉莹的内裤都是精液,他的精液从母亲的大腿根直流到屁股上。

 

罗浩超说:“对不起!妈妈!我!”

 

袁婉莹说:“好了,没事了,你已经长大了,这是很普通的事,来,把底裤脱下来,都是精液,妈妈拿去洗。”

 

袁婉莹一边安慰罗浩超,一边将手伸到他的下半身,将精液弄湿的内裤从罗浩超的身上脱下。

 

罗浩超了解到袁婉莹的举动,下半身赤裸著如同被换尿布的婴儿般,一动也不动的躺着。他的下体在不知不觉中长了阴毛,那粉红色的龟头失去了雄风,并且充满了白色精液。

 

袁婉莹跪在罗浩超大开双腿的鸡巴前,用放在床旁边的纸巾擦抺著罗浩超那一根和大人完全相同的鸡巴。

 

袁婉莹闻到有腥味的男人精液,使的她血液沸腾起来。袁婉莹好不容易克制住那种味道所带来的昏眩,用纸巾将罗浩超射精后的鸡巴擦干净。经过她那纤细手指的触摸,罗浩超的鸡巴又微微挺了起来。

 

袁婉莹俯身搂了罗浩超一下,并将嘴凑在他的耳边,以温柔的口吻轻轻的说:“舒服了吗?”

 

罗浩超眼前是袁婉莹的一对奶子,他点了一下头,便把头埋入母亲的奶子间。

 

袁婉莹推开罗浩超,说:“好了,你舒服了,可是妈妈现在下边都是你的精液,妈妈要去冲个澡吧,你先睡一下吧。”

 

袁婉莹拿着她的衣服,扭着白晰浑圆的屁股就出去了。罗浩超则躺在床上,因为刚射完精有点想睡,过了不知道多久柋就睡着了。

 

罗浩超就这样与袁婉莹发生了第一次的亲密关系,虽然不是真正做爱,不过他感觉跟袁婉莹变得很亲近,而且是肉体上的亲近。

详情页通栏广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