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行天下

本站立足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禁止中国大陆及未成年人士访问本站

在线电影
图片专区
小说专区
资源下载
详情页通栏广告上
首页 > 小说专区 > 乱伦迷情 > 为什么我总觉得妻子和岳父在乱伦?

为什么我总觉得妻子和岳父在乱伦?

29岁的阿夏是一家外企的职业经理人,算是年轻有为吧。他有一个已经领了结婚证的未婚妻,可随着婚期的临近,他越来越感到不安,甚至整夜整夜地失眠。后来,他通过朋友的介绍走进了我的心理诊室。

 

他一走进诊所就问我,“医生,你在童年时有没有玩过性游戏?”我笑着回答:“有啊。”然后把一些童年趣事告诉了他。阿夏在听了我讲述童年时的性游戏后,附和着笑了两声,但是看得出来,他笑得很勉强。阿夏说:“医生,我脑海里有着一个可怕、肮脏的念头呢!”

 

“我和素素相识有6年了。不久前,我们领了结婚证,商定3个月后结婚。这一切在大家看来是水到渠成再正常不过的。可是,没有人知道我内心的恐惧和慌张。医生,你可能会觉得很荒唐,我觉得素素和她父亲的关系有异常,可能是乱伦吧。”阿夏迟疑地说。我一惊,问:“他们父女之间有何异常?你凭什么这么认为呢?”

 

阿夏皱一下眉,说:“素素和她爸爸非常地亲密。上街的时候,素素总是一手挽着她爸爸的胳膊一手挽着我的胳膊。而且,她父亲有时还用手抚摸她的脸,甚至亲一下面颊,或者用胡子扎。有一次,我看见她爸爸帮素素洗头发……你说,父女之间的爱能好到这种程度吗?”

 

听了阿夏的诉说,我丝毫没有感到素素和她父亲之间有被阿夏称之为“乱伦”的关系。我对阿夏说:“这没有什么啊。从心理学的角度看,男孩子一般和母亲的关系好一些,而女孩子则相反。而且,很多女孩子都有一点恋父情结,和父亲关系亲密并没有什么异常。是不是你多虑了呢?”

 

阿夏有些着急地回答:“我也希望是自己多虑,但是,素素的父亲并不是她的亲生爸爸。你说,哪有女孩子和继父关系这么亲密的?而且,无论是故事书中还是电视电影里面,常常出现女儿与继父之间乱伦的情况啊……”

 

阿夏一再企图说服我,他们父女之间是异常的,但我反而从他的叙述中,更多地感到阿夏的固执和多疑

 

性自慰:无法抑制的冲动

 

随着和阿夏交流的深入,他开始信任我了,鼓起勇气告诉我关于他的性秘密。

 

原来,阿夏自从青春期开始,就染上了自慰的习惯。在青春时光里,性自慰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而且,近来的医学研究也表明,适度的自慰对人体并没有什么伤害。但阿夏在性自慰的时候,脑海里总会莫名其妙地出现父女、母子、表兄妹等有亲属关系的人乱伦的情景,而且他常伴着这种荒唐的想法才能够达到快乐的巅峰。

 

有时候,阿夏只要一看到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儿挽着父亲的胳膊走路或者儿子缠着母亲撒娇,他就会触电式地想到乱伦的场面,怎么压抑都不行。

 

“你知道吗?当我意识到这种念头和行为后,内心是多么地恐惧啊。我觉得自己的骨头、细胞都是肮脏的。我很想戒除这种想法和行为,可是我使用了很多办法都做不到。”阿夏沉浸在痛苦的回忆里,然后说:“喏,你看看——”他捋起袖子,一个个触目惊心的疤痕像烙印一样刻在了皮肤上。阿夏苦笑着说:“很可怕吧,这都是为了惩罚自己。”

 

阿夏所谓的惩罚,就是每当脑海里出现乱伦的念头和自慰的冲动时,他就用火红的烟头或者锋利的小刀残伤自己,用痛觉代替罪恶的念头。可是,这种自虐似的惩罚并没有成功地遏制他乱伦的念头和自慰的冲动。

 

阿夏说:“后来和素素相爱后,只要一看到她和她父亲的亲热场面,我心里就会产生嫉妒和愤恨,脑海里随之出现他们发生性关系的场面。一个人的时候,我就躲在卫生间里自慰,然后心头的不快就会轻松许多。有时候和素素亲热时,只要一想到她父亲,我就变得粗暴起来,用身体折磨着她。虽然素素很痛苦也很费解,但她并不知道我内心的想法。”

 

阿夏为什么在青春期的时候就产生了乱伦的性念头,而且非要在这种念头里自慰呢?难道他在青春期之前经历了什么?

 

性游戏:刻骨铭心的伤痛

 

在阿夏再一次絮叨着他未婚妻和父亲之间的异常之后,我问他:“记得你第一次来诊所的时候问过我童年时的性游戏,那么,我现在也想问问你,你童年时玩过哪些性游戏呢?”

 

阿夏想也没想就说:“谁童年时没有玩过性游戏呢?小时候,我们经常玩的游戏就是‘过家家’,一个男孩子、一个女孩子,两人扮作新郎新娘,一起做饭、洗衣,还要亲嘴、睡觉。”阿夏接着说:“当然,所谓的做饭、洗衣只不过是拿着道具装模作样。而亲嘴儿是真的,像大人那样嘴对嘴,至于睡觉,也不过是两人平躺着在地上或者面对面地抱着。”

 

“我们那个社区里,男孩子多、女孩子少,好多男孩子因此无缘做新郎,我们通常就以‘决斗’来赢取机会,譬如摔跤。谁赢了谁就可以挑选一个女孩子做自己的新娘。幼时的我瘦小无力,常常因为敌不过玩伴而做不了新郎,总是躲在角落里眼巴巴地观望他们嬉戏。有一次,他们笑话我没用,没有新娘,以后长大了也只能做和尚。我沮丧得快要落泪了。这时,妹妹跑了过来,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对,就让妹妹扮我的新娘!”

 

阿夏说:“那之后,妹妹就成了我的固定‘新娘’。我们‘做饭’、‘洗衣’、亲嘴儿。有一天晚上,我无意中发现爸爸妈妈亲热的场景。第二天,我就和妹妹当着小朋友的面模拟起来。我脱光妹妹的衣服,趴在她身上,愚笨地扭动着身体……”

 

阿夏和妹妹玩“过家家”的游戏一直持续到青春期。这时候,他模糊地知道了男孩和女孩的区别,知道了什么是生殖器官、性生活。阿夏痛苦地说:“也就是这个时候,我开始产生负罪的念头。脑海里常常不由自主地想起曾经玩过的性游戏,觉得自己破坏了妹妹的贞洁……”

 

“大概就是这个时候你开始了性自慰吧?”我笑着说。阿夏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说:“是的,郁闷、烦躁的时候,我就通过自慰来排遣这种罪恶感。没想到,渐渐地,脑海里反而不断出现亲人乱伦的场景,而且,伴着这种幻想我才能够达到快乐的高潮……”

 

心理解码:


如果将阿夏的故事按照时间发生的顺序排列起来,应该是这样的:童年性游戏-和妹妹“做爱”-产生负罪感-通过自慰发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产生乱伦场景-怀疑周围人(包括女友)都是乱伦的-罪恶感更加明显-无法控制自慰的行为和乱伦的念头-更加焦虑……不难看出,是童年性游戏导致了阿夏今天的心理障碍。

 

其实,童年时的性游戏对每一个人都是有影响的,当然它的影响是促使男孩女孩的成长、成熟,获得最早的性知识。阿夏在性游戏中也获得了性知识,但他获得的只是片面的知识。而且他将游戏和真正的生活等同起来,以为和妹妹玩了“过家家”就是乱伦。

 

阿夏应该明白性游戏并不等同于性生活。而且自慰也并不是什么肮脏的事情,它只是排遣压力和性能力的一种合理方式。只有真正认识到这点,才能走出童年性游戏的阴影。

详情页通栏广告下